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

2020年6月30日,万科在深圳召开2019年股东大会,大会审议了2019年度董事会报告、监事会报告、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并表决通过了董事会、监事会换届、H股增发一般性授权等各项议案,所有董事、监事候选人顺利当选。深圳地铁作为大股东,董事席位数量并无变化,仍然保持三席,分别是深圳地铁董事长辛杰、总经理唐绍杰、副总经理李强强。万科(26.14,+0.85%)管理层的席位数量同样保持了一致,仍为三席,分别是郁亮、祝九胜、王海武。 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表达了对万科未来的期望。他希望不负王石当年创立企业的初心,通过一代又一代万科人的努力,把万科做成基业长青的百年老店,拥有活力、创造力和免疫力,历经风浪,依然能活下去、活得好、活得久。

可以看出在经历了万科与野蛮人宝能的股权大战、创始人股东兼董事长兼职业经理人的攀峰达人王石离场、被国企深圳地铁接盘控股一系列对于万科来说是山动地摇的风波之后,职业经理人郁亮掌舵万科,他保持了一贯的谨慎而小心翼翼,低调而兢兢业业:多谈感谢、细谈挑战、少谈成果。

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

作为职业经理人,郁亮无意是合格的。只是江山变色,现在的万科早已不是那个登珠峰、划快艇、吃红烧肉还能遥控管理好万科的王石时代的万科了。那时候有什么重大事项,估计郁亮直接一个电话给王石就OK了,而如今,遇事不决,如今的郁亮拿起电话要找谁,连他自己有时候都不知道!一切都是骨子里的改变,不是郁亮能左右的,那再去要求郁亮的万科如何,也是强人所难了。如此想来,不仅为王石,为万科,为郁亮有一丝丝悲意。也是,这个时代纵使英雄豪杰辈出,哪个又能抗拒不可测的外力和完全主宰自己的命运。隔壁老王大多如此。

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

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人运如何风月,这三年,万科这搜也算巨轮的房企,成绩还算不错。

据统计,2017年至2019年,万科销售额从2016年的364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6308亿元,累计增长73%;营业收入从2405亿增长至3679亿元,累计增长53%;归母净利润从2016年的210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389亿元,累计增长85%;分红从87亿元增加至118亿元,累计增长36%;全面摊薄的净资产收益率(ROE)从18.5%提升至20.7%,提高了2.2个百分点。

转型方面,万科物业跳出传统住宅物业公司的范畴,形成了住宅服务、商企服务、城市服务的“三驾马车”模式;物流仓储业务已迅速成为行业龙头,一方面成为行业第一名普洛斯的第一大股东,同时自有品牌万纬物流跃居国内规模第二,第三方冷库储藏业务也迅速达到全国规模第一,且运营能力和资产价值已受到资本市场认可;集中式长租公寓保持规模第一,2019年开业规模突破10万间……

整体来看,在三大严峻挑战下,业绩稳健增长、各业务颇具亮点,万科这三年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只是有中小股东抱怨:“业绩失速,分红减少,管理层的奖金提成却一点没降!”

“经理层的角色,就是要公平地对待全体股东,尤其是弥补中小股东的天然弱势。”在谈及管理理念时,王石曾这样表示。但显然,万科现在的管理层,要完成王石当初的理念,更是不可知了。

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

大股东国企深圳地铁也在大会上进行了表态。董事长辛杰于会上表示,不但要秉承深铁对万科的“四个支持”承诺,未来还要全面支持万科的发展。其强调,深圳地铁坚持按上市公司规则参与万科公司治理,不干预万科自主经营。“相信在郁亮主席的带领下,万科管理团队能披荆斩棘,更好地回报股东。

听起来犹如天使投资人和私募股权投资,只是财务投资,不介入直接经营管理人事变动。孙正义投资马云如果用中国官方语言来说,也就是这种措辞了。只不知这种真假难辨的表态,对于万科中小股东和郁亮职业经理人团队,现在和将来意味着什么?

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

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宝能的彻底离场,大股东深圳地铁信守“四个支持”承诺,一退一进之间,旷日持久的股权之争终告落幕。新一届董事会席位延续既往稳定平衡局面,万科的混合所有制结构进入稳定期。

稳定期,这个词对于一个市场竞争的企业,不知是祸是福,是贬是褒?国企大多是稳定的,因为它少参与真正市场竞争,靠某种形式的垄断和财政补贴生存,它唯一的使命似乎就是稳定!社会效益和股东利益,还有企业未来发展等等,对于他们是不会在意的事情。

只是,我们局外人,真的不希望万科这样优秀的市场化、股份制企业蜕变成稳定的国企!

网络推广经验,欢迎分享:广州SEO,网络推广 » 万科是国企吗,万科是怎么变成国企的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